装饰

发布作品打上"装饰"标签,就能出现在主题里哦 ^_^~

作品数797
发布
4

埃及插图一组(4p

前几个月给一个埃及风格项目画的图,现在六月底应该可以发出来了。

2030

2018/06/23 10:49

3

七宗罪 06 「妒 忌 - 摇 篮」

七宗罪 06 「妒 忌 - 摇 篮」


从出生起,我们看起来便一模一样。
父王母后说,你们真幸运。
无须多言,就可彼此了解。
即便分隔遥远,心也清楚对方是否平安。

所以,仗着这点,在你感应到我的杀意并想要逃亡的千钧一发之际,我杀了你。
因为,将被继承的王座,只有一个。

所以,除非你消失。
因为,我更清楚,你拥有一切我认为自己必须拥有但却没有也不可能有的东西——
父母那么爱你,偏爱你。
即便你未曾努力,万事不上心,才华不及我万分之一。
永远用自以为可爱无邪的笑脸将自身一切软弱与无能掩盖。
那只在不断撩拨我的恨意,到达自己无法承受的程度。

想象着终有一天,要在你胸膛里栽满鲜花,赞颂与讽刺你一直引以为傲的天真无邪。
以及作为对这不可能会有人知道的孤独的阴暗时光的献祭。

你一定不知道——该死——怎么可能知道——
除去利刃,谁曾垂怜我心!

我俯跪在最后一级阶梯,再无所畏惧。
祈求神明降临。
让它们接走从我双手献出的你的尸首。
如我所愿,它面目足够模糊,不会再笑了。

杀人点燃快意,果然。
超强的快感如海啸将我脑髓悉数击溃。

双手却一直冰冷,得以让额头摸上去维持在愉悦的高烧状态。
它们无法再握起刀了。
但没有关系。
我想杀的,一直就只有你。

神来了。
你就此永远消失。
烟火坠落,什么东西失去平衡,流落到我脚边。
我的眼泪吗?

同时追兵在接近,让山谷扬起诡秘不详的回音。
其实从一开始就知道,即便杀了你,我也无法继承王座。
父王,母后。
在我还很小,很小很小的时候,甚至还跟你一起在摇篮中时。
从他们待我那太过仁慈而显疏离的脸上得知了一切。
他们是不会让一个从不懂得笑的后代继承王座的。

被神接走的本应是我吧!
明明在人世已一无所有!
但连这优越的权利,在清楚展现在眼前的生命结束之际,我也毫不吝啬地赠与你了。

因为,明明那么恨你,恨到愿意一命换一命!
可却同时以更甚更甚更甚更甚的程度爱慕着你的笑容!

让我疯狂的——失控的——堕落的——痴迷的——让我怜爱的——我想杀的——
只是这无可救药走投无路、从未快乐过的我!



年 年

(收录于绘本《暖墟》)

90312

2018/06/21 09:11

1049

2018/06/19 15:19

大鱼

商稿 · 想念我刚认识的插画师朋友大渔

3064

2018/06/18 19:08

3

1054

2018/06/18 14:53

3

1050

2018/06/18 14:30

梦·想

原创插画·商稿

3052

2018/06/18 00:20

Yif

百日奇思物语 Vol.8

想到什么画什么!

2018

2018/06/16 22:37

Yif

百日奇思物语 Vol.7

想到什么画什么!

1025

2018/06/15 23:10

Yif

百日奇思物语 Vol.6

想到什么画什么!

1030

2018/06/14 22:12

Yif

百日奇思物语 Vol.5

想到什么画什么!

2047

2018/06/13 22:32

Yif

百日奇思物语 Vol.4

想到什么画什么!

1248

2018/06/12 22:59

练习

1096

2018/06/12 18:47

Yif

百日奇思物语 Vol.3

想到什么画什么!

2048

2018/06/12 09:08

Yif

百日奇思物语 Vol.2

想到什么画什么!

2057

2018/06/10 12:41

Yif

百日奇思物语 Vol.1

想到什么画什么~

1059

2018/06/09 22:55

9

二十四节气

石家小鬼原创插画,商用请邮件至shijiaxiaogui@qq.com,未经允许严禁商用。

20152

2018/06/07 11:27

4

我想和你一起生活

读了茨维塔耶娃的《我想和你一起生活》有感而画的……

62141

2018/06/07 02:18

4

七宗罪 05 「贪 婪 - 树 上」

七宗罪 05 「贪 婪 - 树 上」


我很爱自己。
大家都说这是应该的。
必须的。
可爱可亲。
所以我一直认为自己一直很爱自己。


我在高高的地方。
也许在树上,也许在云上,在没有人想要发现的东西之上。
用锡纸把自己包好。
从头发到脚趾,左手中指到右手中指,相信再没有人会这样做。
不透气,不舒适,不美丽,不有型,但安全到无法更安全。
然后,我展开捕猎。
即便看上去完全是一位以锡纸长袍蔽体的隐士,我不在意。
我一动不动。
任由雨丝含着我的执念抛离,任由所有房间露骨地抖出渴求的信子。


我会把你们填满。


我把你们填满了。


然后我以轻浮得意的姿态,去造更多的空房间。
空中狂放摇摆的心不想知道什么叫休止符。


亦不乏失败而一无所获之时。
但那只会让我更血脉喷张,我跟自己说,下次,必须得到更大的更多的。
更重的更美好的。
所谓大自然之伟大,正在永不缺我所追求的对象。


以愉快的抑郁与愤怒的耐心,我沉迷到无法再沉迷。


总在季节更替之交,长老来到下方,劝慰我:
“下来,好吗?”
“即便没有人需要你,你也需要自己。”


它告诉我,你之所以成为自己,并非因自己所拥有。
相反,正因为自己所残缺的部分,才成为了你自己。


我是那么了解。
正因为了解到无法更了解,才根本无法停止求索啊!
因为,就像无数次告解时我泣不成声地所诉说着的——


我缺失的是一切。
我爱到找不到自己了。


在那永远都允诺每天升起的似火朝阳之中,又再度确认。
以充满感恩与疲倦的心向近在眼前,仿佛随手可获的鲜红云彩告白着。


每度重复这种告白,从上望向下方的深渊时总会浮出释然而不自然的微笑。


我太爱自己了——马上失足死去也可以——一切不会太迟——爱到我无法更爱自己了。



年 年

(收录于绘本《暖墟》)

60234

2018/06/06 09:01

承花

承花,新技法尝试,病太郎注意。

10103

2018/06/04 15:25

4

七宗罪 04 「懒惰 - 镜厅轮伴舞」

七宗罪 04 「懒惰 - 镜厅轮伴舞」


待在温室的好处是,不会死。
想死也死不掉。
慢慢地再没有人知道什么是死。
所有人除了扭伤外不会再受伤。

所有人也乖巧地学会另一种,也是不带选择的唯一一种生存技能。
等同于把时间更无所谓集中然后废去的本事:跳轮伴舞。
所有人都扭伤过,所有人看上去都很快乐。

然后,我种起圆点。
发芽壮硕起来一发不可收拾。
圆点沉甸甸铺在地面,将几何瓷砖淹没,并堆满丰满幼嫩的笑脸。
到最后,更焕发起母亲般温柔怀旧的光辉,待你我去践踏蹂躏。
所有人和所有圆点看上去都更快乐了。
欣欣向荣并夜夜笙歌。

以圆点为舞步记认,跳起来更快了。
舞伴也换得更快,不受控制也不愿受控制。
渐渐地时间缩短到不够让爱情发生。
爱情便不再在其间发生。

没有了爱情,大地失去重力。
所有人,不得不以悬浮的姿态,继续着无法停止的轮伴舞。
失去脚汗滋养的圆点,色泽日渐暗沉,光辉日渐羸弱。
在这只有镜面而没有玻璃的温室中,一切正无声走向衰败。
如我所料。

直到这一刻,我才决定加入其中。

要知道,从一开始,我就在温室里了。
是它的一部分。
莫说人,当时连圆点的种子也没有。
只有镜。

现在,我用剩下的肥料造了一台不设开关的装置。
轮伴舞是一个很好的发明,让谁看上去都优雅并愚钝。
我用装置,悄悄把他们的脖子一一扣好,分别用长绳牵起。
他们便从天花板垂吊下来,看上去肯定更为愚钝并优雅了。
最重要的是,谁都无法逃离。
然后,我开始以装置控制他们。
让所有人都成为我的舞伴。
不允许他们再跟任何除我以外的人跳舞。

因圆点而起的迅疾早让它们丧失意识,正合我意。
镜从中,我看见一百万个自己正于无数陌生身影中潜行穿梭。
瞬间我显现,瞬间又不见。
不知过去多久,速度成功将镜里镜外完全混淆。

第一次,我打开折扇,从镜中步出。
第一次,我感觉到了自己的存在。

镜破。

失去了温室,待我的就只有一切灰飞烟灭。
铺天盖地的沉静与哀怜,是所有人最后献给我的排泄物。

我跟随曲律徒然哼吟,维持着——如同还在跳舞那时——双脚掌一直在出汗的唯美意境。
直到成为镜厅里唯一永恒的雕像。



年 年

(收录于绘本《暖墟》)

60618

2018/06/04 09:41

looking to the havens

30108

2018/06/01 16:47

【古诗配图】漠漠水田飞白鹭,阴阴夏木啭黄鹂。

石家小鬼原创插画,商用请邮件至shijiaxiaogui@qq.com,未经允许严禁商用。

20175

2018/06/01 11:52

4

七宗罪 03 「色欲 - 水城之夜」

七宗罪 03 「色欲 - 水城之夜」


总从一支空酒杯开始。
载起一片雨云,或平凡的叹息。

我只懂在你的衣襟与言语里喘息与融化,并永远忘记时钟与春天的模样。
我只会在神那辽远与无望的黑夜中醒来,禁不住惦记潮汐与床单的腥味。

连运河也成烈酒。

凝视混乱不堪的床,有时我开始机械地摇动抽水马桶手挚。
绯色酒水涌上来又下去。
上来又下去。
葬礼浮上来。

我用素缎手帕捂着鼻子,小心倾身俯探,凑到最近观赏自己的葬礼。
廉价的镂空帐幕在风中扯出厌弃的面目,对月光说,请快些。

再快一些!

大得那么可怜的这张床,如同残烛不停摇曳。
你将私自定义的浪漫灌进我身,将我从头到尾从里往外破坏。

总在淫雨霏霏的天色下才出现黑船。
载起谁的面具与手套,或我的憔悴与绝望。

每个人都在向我摇头,以各自不自觉的充满味道的粗野方式。
宣示着他们对我不曾有过的疼惜与宠爱。
黑沉沉的雨伞挡去阴沉沉的天空。
刻意不在场的你,便是以这样的方式,处理这曾深埋自我欲望的容器。

吊钟在悲鸣。
垂枝在呜咽。
大教堂穹顶永远地闭上透露天堂光辉的眼。
狡猾的海鸟没有放过尘土里腐败无助的气息。

所有门沉没了。
同时,也失去了所有的窗。

轮到我。
为自己抛下最后一枝玫瑰。

曾对你说,让我们在死去的泡沫中永远交缠吧。
让生与死苟合,让创世与末日重叠!
让万棱镜绞碎这对美丽无用的生命!

玫瑰落在不再起伏与兴奋发红的胸口。
雨水拍打不再求吻与轻颤迷醉的黑唇。

“你在想什么?”
难得在飘摇的间隙中,你问。

想再听一遍,曾在耳边不停呢喃的死灵之曲。
是那么遥远,又将我囚禁。
只有你。

“为何赐我倒泻的酒杯?”

“为何爱永在他方?”

你在想什么?
我不想再听。



年年

(收录于绘本《暖墟》)

30270

2018/06/01 10:26

没有更多了

没有更多了

微信公众号